流浪教師也需要張老師

教師是指大眾對教育從業者的稱呼,教師的職責是傳授學生學習的方法和實踐的技巧。一位合格的教師必須具備一定學歷,並由教育部門認定有教師資格者才可被稱為教師。而流浪教師是指每年暑假,一群已獲得教師資格的準教師,為了取得教師職位而南北奔走,四處甄試,終日逐教職而居,這群人就叫作流浪教師。

我記得在國中的時候,曾經讀過一篇課文叫「師說」,師說裡有一段是這麼寫的,「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這句話大概的意思是說人一出生下來,不是什麼事都知道的,有不知道的事情時就要找老師,因為老師有傳習道理、講授學業和解決疑惑的責任。

而老師為什麼要叫老師而不是教師呢?我個人是覺得自古以來,能得高望眾而為人師表者,多半都是學識淵博、滿臉鬢鬚的老杯杯,最早可追溯至春秋魯國的至聖先師孔子,他是中國最偉大的教育家,留著一頭歷經滄桑的白髮,象徵著任重道遠的萬世師表,因此年輕的師者才會被稱之為教師,年老的被尊稱為老師。

我從小時候開始就覺得教師是一個很神聖的職業,可以與醫生、律師並稱為三大最有錢途的行業之一,因為教師不僅社會地位崇高,薪水福利豊厚,而且擁有高尚的道德情操,但事實上,當我體驗過當一名準教師的人生歷程後,我完全對這個曾經令大多數人嚮往的職業感到失望。

現在的時代,已經和以前不一樣,從前,教師是權威、是專業、教師教的學問是真理,教師講的道理是聖經。不過,風水早已輪流轉,現在的時代,死小孩才是整個教育的重心。

不能打、不能罵,甚至連罰站也是種昂貴的懲罰,這是現在每個死小孩享有的權利。回想起當年國小時那一段遙遠的記憶,鴉雀無聲的教室裡人人膽顫心驚,面無表情的老師手裡凶器虎虎生風,大家只能低頭望著冷血的考試卷,無不祈禱自己不要成為六十分底下的犧牲品,自從有一次,我被老師拿著木板教育過以後,這段經歷就一直深深的烙印在我腦海裡的最深處,當時我便暗暗的發誓,有朝一日,要是有機會能成為一名教師,這筆帳一定要討回來,因為我總認為子不打不成器。

當年教育過我的木板,隨處可見,毫無疑問的,是教室裡的十大人間凶器之一,當年的老師,人人孔武有力,很輕易的就能從學生木頭的椅子上拔下木板,當然,對於凶器的選擇人人各有偏好,有的老師喜歡藤條,有的老師喜歡水管,甚至,凶器也能商業化,在那個體罰無罪的年代裡,愛的小手就這樣順應天命而生。

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在小時候曾被愛的小手洗禮過,有些倡導民主自由的老師相當的貼心,總是準備了好幾樣人間凶器讓小朋友自由的選擇,以愛為名的小手也是其中之一。很多小朋友總以為愛的小手比起藤條和木板之類的凶器,殺傷力較小,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將愛的小手反過來使用時,殺傷力更大,以我過去的經驗,我只想說…超痛的!

如今,零體罰的時代來臨,手上的凶器只能拿不能用,就連叫上課罰站也不成,充其量只能站立反省,甚至連真誠的告訴小孩是隻笨豬也會被檢舉。教師的權利被剝奪了,到底誰才是教室裡的老大?說真的,現在的教師還真難當,可悲的是…現在還有五萬多名流浪教師天真的想擠進這個窄門。轉載自百萬年薪創業網

這些流浪教師們到底在想什麼?為了免稅嗎?還是為了寒暑假?還是為了豊厚的退休金?我想最大的原因是,這些流浪教師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除了當老師以外還能做些什麼?

大部分的人,在二十歲以前的人生都是被支配的,從小,家裡就不斷的灌輸長大後要找個「穩定」的好工作,這樣才有出息,於是律師、醫生和教師就成了父母們眼中的金飯碗,但事實上,真得是這樣嗎?

有多少人是抱著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崇高理想而投身教育界的呢?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是為了貪圖穩定的生活,至始至終依照著父母的期望而不小心走向這條流浪教師的不歸路吧。當你幸運的真正成為一名教師而懷著滿腔熱血走進教室,面對著台下無法無天的死小孩時,在你頭上那道曾經被社會賦予的七彩光環又能閃耀多久呢?

學校機關化、校長政客化、教師工具化,這是我曾經看到的教育亂象,每每我在教室裡看見學校裡的教師帶著冷漠又無奈的表情走過教室外時,我知道大多數的教師並不快樂,唯一稍稍能夠感到欣慰的,就只有月底那一份比上班族還多出一點點的死人薪水了。

我曾經在許多教師的耳裡聽見的不是對教育百年大計的熱誠,而是對現今教育體制的諸多抱怨。學校是個封閉的環境,新進的教師除了要有資歷深淺的倫理觀念和超級高尚的道德情操以外,教師對死小孩們溺愛式的尊重也幾乎到了完全病態的程度。

教師也是人,不能喝酒、不能賭博、不能罵髒話、不能出入不正當場所,甚至還要忠厚老實的遵守交通規則,而學生呢?你管不著,也沒法管,你只能約束而不能嚴懲,只因為我們實行的是義務教育,你沒有任何的權利去動學生手上的一根寒毛,更何況死小孩的背後還有一群虎視眈眈的家長當靠山,一個不小心便會吃上官司,我只能說,當個教師所要承擔的風險是愈來愈高了,也難怪老師們也需要張老師專線了。

你甘心嗎?我想大部分的人都不甘心,辛辛苦苦的念完師範學院,修完教育學分,沒想到最後不是走進校園,而是走上街頭,幸運一點的人進了校園,卻還是鬱鬱寡歡,一點都不快樂,這到底是誰的錯?

流浪教師的出路在那裡?流浪教師的終點站在那裡?不要再問這些不能解決答案的問題了,你要問的是除了流浪教師以外,你還能做什麼?
「本文作者:小白蟲」
代課老師不是人幹的人生就是不停的作決定


本網站之文字照片屬「小白蟲」所有,若要轉載複製,請加上本站連結並註名出處。
百萬年薪創業網
百萬年薪創業網 2011@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