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人生的葉子

我還很清楚的記得在我高二時期,我參加了校內的選手選拔賽,為的就是能參加全國技藝競賽,在某個技術領域裡踏上顛峰,得到那至高無上的殊榮,前三名的得獎人除了獎金豊厚以外,更能在推薦甄試上無條件加分保送,這對一個未來還懵懵懂懂的高中生而言,是一種致命的吸引力,而且也是開啟未來另一扇窗的機會。於是乎,自己班上的同學就有十幾二十人躍躍欲試,不過在第一階段的校內選拔賽中就逃汰掉過半數的人,一些進場觀望或是心不在焉的同學當然在第一輪就被篩選掉了,而留下來的人不代表痛苦已經結束,而是魔鬼特訓才要剛開始。

那一年,我和入選的同學們都犧牲了自己寶貴的暑假時光,在炎炎夏日中躲在工廠裡埋頭苦幹,練習做出各式各樣歷年來比賽的作品,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會比別人笨,有時看到同學已經收工去藍球場打球時,我總是自信滿滿的跟著大家在籃球場上奔馳,因為我相信大家都花同樣的時間練習,我自以為比別人聰明,所以一定會比別人做得更好才是,不過,後來證明了我那要命的想法原來是個徹徹底底的錯誤。

整個暑假過去了,全國初賽也漸漸逼進,每當想起漫畫中灌籃高手裡的赤木剛憲變身成大猩猩大喊著要「稱霸全國」的夢想時,我身上的熱血也開始沸騰起來,因為,我也想要稱霸全國,我也很期待能站在獎台上接受那金光閃閃的獎牌,不過,那還離我非常的遙遠,現實又把我從夢想中拉回來。那一年的初賽,我們所有人分成三組報名北中南三區的全國初賽,為的就是要分散風險,增加得獎機率。按照學長們的經驗,聽說中區的初賽是最激烈的而且實力也是最堅強的,其次是北區,最後才是南區。

於是,我就自願報名南區初賽,搞不好運氣好還可以一舉稱霸南區。比賽結束後,中部初賽的同學們好像臉被大便扔到一樣,灰頭土臉的回來,原來報名中部的同學全部都陣亡了,只有一個學長有得名,而北區也是戰況慘烈,只有一個同學進級決賽,而南區則是我和另一個同學進級決賽,但悲慘的是…我得到的是南區初賽第四名,不僅沒有獎金,而且也沒有保送加分,唯一的安慰就是只有一張獎狀和進級決賽的機會,說真的,當時我心頭上的壓力真得非常的大。

經過初賽的慘烈廝殺後,北中南各有四名選手進級,所以總共有十二名頂尖好手會在決賽時再決戰一次,決賽才是真正要分出勝負的時候,而且決賽的獎金更豊富,保送加分的%數也更高。當時我看著其它的二名同學和一名學長興奮的模樣,我的心裡也只能強言歡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們至少有得前三名,穩穩的拿到推甄加分15%的機會,而我卻什麼都沒有,同學能幫我的也只是拍拍肩膀,輕鬆的告訴我不要灰心,還有決賽,但這只會讓我壓力更大,因為決賽對我而言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閃失,否則我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打擊。

後來決賽前的幾個月,我捨棄和同學打籃球的時間,全心全力的練習,我總是最後一個離開工廠的人,雖然我知道這是臨時抱彿腳,不過如果不這麼做,我完全沒有任何的把握,因為自信心總是在一點一滴之中累積出來的,絕對不可能一步登天,也許有的人運氣比較好,但我不能將自己的未來賭在運氣上,所以我只能比別人更努力,我只能比別人更用心,我才能比別人多一點勝算,但有時候,努力並不代表會有相同的報酬,因為當你和別人花同樣的時間在做同一件事時,也許別人比你用心,所以做出來的成果卻是截然不同的,我當時就是太急躁,沒有用心去體會、去感受、去思考,以致於在決賽時發生了令我無法接受的結果。

決賽的前夕,看到進級決賽的同學們輕鬆的模樣,說真的,心裡很不是滋味,我在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我練習的時間比別人多,我是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我總是這麼的在壓抑自己心裡的情緒。決賽當天,看著全國相關科系及各行各業的頂尖好手都聚在一起時,說真的,那種氣氛實在非常的凝重,尤其是我們學校在當時進決賽的人數就佔了四名,總共比賽人數有十四名,其中有二名選手是直接保送決賽的,所以光是我們學校就佔了快三分之一強,這也代表著我們學校當時的實力。也因為如此,所以其它的選手幾乎對我們是同仇敵慨,視我們為大敵,以打倒我們為第一目標,光是看著大家那種尖銳的眼神,氣氛就夠可怕了,更別說是現場的裁判各個嚴陣以待的仗勢,我能感受到那種前所未有的緊張感,就好像一條旋得不能再緊的橡皮圈一樣,狠狠的纏繞在一起。

說真的,這次真得要賭上自己的未來了,我好像在賭桌上梭哈的賭徒一樣,將桌面上的賭金全梭了,只等待最後輸與贏的那一刻。在開牌的瞬間,我居然輸掉了所有的東西,那種一下子失去所有的感覺,實在很難讓人接受是真的,我生平第一次受到如此嚴重的打擊,我真得整個人崩潰了,眼淚如潰堤般傾洩了出來。決賽的結果出爐,我的另外兩個同學和一個學長分別包下了一二三名,而我…居然又再一次得到第四名,這就是令我至今還無法相信的原因,世界上居然會有如此可怕的惡運會降臨在我的身上,如果在當時我的手上有刀的話,也許我會衝動自刎以謝天下也說不定,因為如此的結果真得是令我無法接受,但事實就是事實,無法改變,決賽後的那一段時間裡,我幾乎是不和任何人說話的,因為…我已經無言了!

人生就是這樣,如果從來沒有嚐到失敗的感覺,那你永遠也不會有成長的機會,能從失敗中再站起來,你才能真正的領悟到為什麼別人常在說「失敗為成功之母」這句話,如果一個遭遇失敗的人沒有用心去體會自己失敗的原因,那麼自己將永遠也擺脫不了失敗的陰影。我當時真得很用力的想了很多事情,當大家都還很快樂的在上課、打籃球時,我卻滿腦子充滿著對生活的不確定性和對未來的疑惑,那種徬徨無助好似掉落在大海中的感覺,實在不是我那個年紀該有的,所以,當我再站起來時,我好像抓住了一塊平常看起來不起眼但在危機時卻能讓我生存下來的浮木一般,我知道,我要拿回該是屬於我的東西,於是,我自願爭取參加了半年後的台灣省技藝競賽。

當時的技藝競賽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全國技藝競賽,另一種是台灣省技藝競賽,唯一的差別在於,全國賽社會人士皆可參加,而省賽卻只有全省相關科系的學生才能參加,而省賽第一二名的人,就可以直接保送下一年的全國決賽,所以全國決賽裡才會有十四個比賽選手。雖然省賽並沒有全國賽那麼競爭激烈,不過卻也絲毫不能馬虎,必竟競爭對手也是全國相關科系的選手,輕敵的話最終的下場還是會跟以前一樣。

這次我檢討了之前失敗的原因,這次我是拼了命的想要用心做好這件事,因為門禁的關系,甚至我搬出了學校宿舍,為的就是能再有多一點的時間練習,我幾乎是豁出去了,真的,因為我不能再有任何的閃失了。我記得省賽前幾個禮拜,我甚至有好幾個夜晚是完全沒有睡覺的狀態,幽暗學校裡,唯一還亮著燈的,只有我系上的工廠而已,我只能說,我真得很瘋狂。

另一個和我一起要去參賽的同學,甚至有時還故意調侃我說會再一次得到第四名,不過,我並不在意,因為沒有人會知道我在背後所做的努力,我再一次從學習中慢慢的找回了自己的自信心,用心去思考、去體會、去感受我正在做的事情,我知道我不能敗,但要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的方法就是,我要比別人練習得更多,我要比別人花更多的時間思考,如此才能減少我在比賽中失誤的機率,因為,我沒有本錢再賭運氣了,這將是我高職生涯中最後一場比賽,比賽的結果將決定我的人生。

比賽當天,氣氛雖然很緊繃,但我卻異常的冷靜,因為我相信我自己這半年來的努力,我這次賭上的不是運氣,而是自己真正的實力,所以我一點也不害怕,我穩穩的在比賽中求勝,一步步完成了金屬葉子的作品,不過因為我的思絮過於嚴謹,考慮的太過周詳,所以做出來的葉子就是少了一點東西,應該是種感覺吧,這就好像是我完成了一幅完美的蒙娜麗莎的畫,但在完美的畫中卻少了一樣最重要的微笑,這自以認為的完美反倒是變成一種缺陷了,雖然這很難以理解,不過當我第二名的作品和第一名的作品擺在一起時,雖然葉子長的一模一樣,但我還是看到了自己第二名的原因了。轉載自百萬年薪創業網

這段往事真得在我的人生經驗裡時時刻刻在提醒我,做任何事在還沒有達到最終的目標之前,千萬不能輕言放棄,因為一放棄就什麼都沒了,而且也無法在失敗的過程中領悟到只屬於自己的人生經驗。大多數的人總是得過且過,遇到挫折時總會拿許多藉口來掩飾,受到失敗時總會在原地踏步打轉,所以,這世界總是能區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失敗的人,而另一種是成功的人,但失敗的人卻怎麼樣也想不到,其實成功的人也是從很多失敗的圈圈裡走出來的,我相信沒有多少人是能受上天眷顧,天生就一帆風順的,總是會遇到失敗的時候,但誰能堅持下去,誰就能早一步走出失敗的牢籠。也沒有人是能永遠失敗的,唯有自己的心已死了才是真正的失敗,否則這一切還是會有看到曙光的機會。

後來,我省賽得獎後的隔年,我已經在念二專了,二專的那一年,因為去年省賽得到第二名的原因,所以我直接保送全國賽的決賽,世事難預料,那一年全國賽我依舊是拿到第二名的成績,不過,那一年的比賽我已經將勝敗看得很淡了,在一年沒有練習的情況下,依舊能拿到第二名,也許是寶刀未老吧!每當我看到當年的金屬葉子作品時,我還是會用心去思考我的作品裡到底少了什麼東西。
「本文作者:小白蟲」
一字記之曰心追逐金錢會一場空


本網站之文字照片屬「小白蟲」所有,若要轉載複製,請加上本站連結並註名出處。
百萬年薪創業網
百萬年薪創業網 2011@版權所有